IMAG3519[1].jpg

這部戲是吳念真30年前改編段彩華先生的《押解》(要念一ㄚ ㄐ一ㄝˋ唷),原本要拍成電影,但鐵路局不肯借火車(原因是鐵路局認為火車上不可以有扒手)作罷。吳念真一直以為自己寫好了劇本,哪知只是寫好了分場大綱,所以這部舞台劇的劇本改寫是和李明澤(李澤啦)合作的。


《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在講一個菜鳥警察黃迪宇要押送一位老扒手何金發(三翅)從高雄到台北應訊,在10多小時的路途中發生的故事。故事結構很簡單,過程和結局也都很好猜,但觀影不會有絲毫不耐,我覺得很大的原因是唐從聖,他把三翅演得太鮮活了,我注意看他的演出都來不及了,根本無暇去猜想接下來劇情會如何發展。


劇團很用心,當觀眾還在魚貫入席,尚未開演之前,整個城市舞台就一直響起搭火車才會聽到的廣播,諸如報站名、尋人等,讓觀眾很快就能相信自己也是這趟押解途中的一名無名旅客。


范瑞君演的阿嬤一上場還在睡覺沒有台詞,但眼睛一睜開開始演後,活脫脫就是一位阿嬤。永遠記得那個讓她氣到斷腸的不肖孫何家發的名字,卻總是用「那個誰」呼喚隨侍身畔的乖孫女椪柑,很明顯的重男輕女或是很不公平的刻板印象,但當椪柑對阿嬤發出不平之聲時,阿嬤的回答竟然讓我瞬間懂了。


「他不在我身邊,我當然要記住他的名字;妳天天都在我眼前,我記妳的名字幹嘛~」沒錯,這就是阿嬤的邏輯!!


唐從聖在這部舞台劇裡真是拼了老命的演,不僅台詞爆多(依照他在《瘋狂電視台》裡的演出,我相信台辭多對他而言絕對不是問題),還要唱歌、跳舞、打架,甚至做許多危險的動作。我做第一排第一號的位置,剛好是在舞台的正中央,看到從從的眼神,從一開始被押解時的輕挑,操弄其他人對菜鳥警察不諒解的狡獪,看到小弟們一一現身想幫他逃走但又怕牽連到他們而罵人趕走時的豪氣和關愛,甚至是到後來發現阿嬤病重不能再拖必須趕緊前往時略帶兇狠的神情,我都感受到了。當然,從從處理喜劇節奏的能力絕無二話,太厲害了,我有好多場的笑聲都是用「迸發」的方式,實在太厲害了。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二段戲,一段是三翅終於逃脫順利看到阿嬤,阿嬤拿枯枝打三翅的橋段,他們是真打、他們是真打、他們是真打(太震撼要講三次),其實,不是真打令我震撼,而是范瑞君真的打的非常大力,每一個落點都在從從的背上,完全不做假,下手私毫不留情,讓台下觀眾都忍不住替從從痛到出聲,我甚至聽到「哎唷~好了好了」都有人脫口而出了。最扯的是,枯枝被打斷了,范瑞君依然不為所動(那一段枯枝也有可能是本來就會斷的,我不確定),但我確定的是,當阿嬤范瑞君繼續打時,有一節枯枝竟然被打斷從我眼前飛至觀眾席,引起一陣驚呼,幸好沒有K到人。看到三翅臉上的痛苦神情,阿嬤越打越崩潰,三翅皺緊眉頭說:「阿嬤,我不痛,妳打,妳打越大力我越放心。」 阿嬤淚眼說:「你不痛~我打得心都很痛」,這一段,誰都知道是催淚哏,但因為從從的痛太真,阿嬤的淚也很真,我依然被逼出了眼淚。


另外一幕是謝幕時,最後該從從上場卻沒有見到人,原來他戴著手銬從火車窗裡飛出,讓全場都瘋了,瘋狂鼓掌。當天,上台致詞的不是吳念真,而是編導李澤啦,他講到從從時,說到從從得同時面對父喪和排練,身心都非常辛苦,他也形容從從在嘗試這一段飛越車窗的過程時,從從跟他說,飛過來的瞬間他聽不到觀眾掌聲,反而是看到父親在遠處看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聽到觀眾的掌聲.......全場觀眾聽到這裡立刻報以熱烈的掌聲,把從從惹哭了,哭到必須背身整理情緒,我那時也忍不住狂鼓掌並落淚。其實很替從從不捨,演過舞台劇後才知道,每一場演出演員都必須灌注真實的感情,我們沒有「卡」可以重建或拉回情緒,只要想到從從在現實生活裡要照顧失智又高齡的父母(然後排練後期父親就過世了),還要在戲裡面對同樣失智的阿嬤,那有多傷、多痛,多拉扯。


相對於老扒手唐從聖的精采,菜鳥警察黃迪揚的表現我覺得也很不錯,不會被吃掉太多,也不會顯得氣弱,能夠和資深且厲害的演員對戲會成長非常多的,就像吞下大還丹一樣,而且演技也會被逼著成長,我只能深深的羨慕啊!


啊~該死,我怎麼會講了這麼多還沒有提到我最愛的部分呢~其實這部舞台劇,除了就此成為唐從聖的粉絲之外,我超愛超愛它的舞台設計和配樂的。

《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舞台劇裡有8成的戲份都發生在火車裡,但舞台設計沒有刻板的用一個角度呈現火車內的演出,而是利用正面、側面等角度完成觀眾對火車的透視感,每次換幕後都讓我眼睛一亮,卻又能立刻知道這是火車的哪一個位置,設計得非常厲害啊!(我很少會這麼期待換幕耶~)另外,配樂是王希文大師,實在太幸福了,一般的換幕音樂通常只是做個轉場,沒有太大的意義和感覺,但《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的換幕音樂會緊緊牽動我的情緒,時而澎湃激昂,彷彿預告等一下有好戲看了的感覺,有時候會讓演員的歌聲延續,甚至是讓《萍聚》改編前的歌先播給大家聽,儘管沒有歌詞,多聽一遍就更知道這首歌的意思了,舞台設計和音樂安排上很有巧思,我好喜歡。


IMAG3516[1].jpg

《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這部戲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橋段(好啦!我自認很重要),在談「自以為的正義」這件事情。

它用順序演出的方式告訴觀眾,呈現事件的真相讓觀眾知道,所以我們會覺得梁正群飾演的大學生是「假正義」,但很多時候,我們無法先看清楚事件真相,可是我們依然去當了那個自以為正義的人,公車捷運上的博愛座是如此,路上的大小車禍紛爭是如此,就連我自己也不例外,在來不及探訪真相之前,就因為個人正義感使然,盲目的相信眼見為實這句話,反而誤判情勢,冤枉錯怪對象,尤有甚者,是像躲在螢幕背後的網路酸民說話不負責,幸運的話,還有機會道歉,被誤解的人能夠誤會澄清,回歸正常人生和聲譽;不幸運的話,就這樣名聲毀於一夕,終難翻身。希望藉著這部戲提醒自己,當自以為正義在主持公道時,是不是又忽略這個世界有不少像三翅一樣懂得操弄人心、貌似好人的人!


看過戲的人,幫大家補充一下節目單裡沒講但戲裡有演的橋段吧!

三翅在火車上和荔枝調情,還應大學生之邀唱歌跳舞,三翅那時唱的京劇是《蘇山起解》的橋段,雖然當時有稍微講了一下蘇山的故事(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蘇姍、Susan),但似乎不夠清楚,我上網查了一下,利用《大紀元》的說明讓大家腦補。



明時,名妓蘇三赺玉堂春𨪜結識了吏部尚書之子王金龍,二人情投意合、海誓山盟。王公子在院中將銀兩花盡,被狠心的鴇兒趕出院外,王公子落魄街頭,在關王廟棲身。賣花的金哥同情王公子遭遇、代爲送信給蘇三,蘇三前往關王廟與公子相會,並贈金讓公子轉回南京。王公子去後,蘇三誓不接客。鴇兒用計將蘇三賣與山西富商沈燕林爲妾。沈妻沈氏放蕩與趙監生通姦,毒死了沈燕林,反誣告蘇三毒害親夫,縣官貪贓受賄不顧王法,竟將無辜的蘇三問成死罪。解差崇公道提解蘇三由洪洞赴太原復審,途中蘇三訴說冤情,崇公道亦好言相慰、趕路去往太原。蘇三被押解到太原,三堂會審;八府巡按正是當年得到玉堂春資助,而後赴考得中的王金龍。王金龍見到蘇三不能自持,被陪審的藩司潘必正、臬司劉秉義看破,以致不能終審,王金龍待潘、劉二位大人退下堂去之後,遂溫言安慰蘇三、應允蘇三要全力爲她平冤昭雪。


IMAG3520[1].jpg 

我看的那一場是台北最終場,接下來《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還會在竹北、高雄、台南上演,喜歡的人不要錯過啦~尤其,全劇幾乎都是講台語,也有很多諷刺政府的橋段,哈~喜劇收場,怕看悲劇的人不用擔心。


而且這部戲很可愛的地方在於,它會在妳哭得最悲慘的時候突然來一槍喜劇節奏,讓妳立刻掛涕大笑,似乎是想告訴我們:不用太悲傷,這就是生命必然要面對的事情!


11224333_10153319149984983_7336111741424721462_o.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糖果貓的都市蓮香園

糖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