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的演講,終其一生都在蒐集故事的名導演吳念真,分享了好多故事,聽他說話真的是一種享受,像看戲一樣,情緒完全照著他的鋪陳走~~~

之後再來整理他今晚的演說重點,今晚想分享的是,當觀眾問吳導,失去了嗅覺,他如何調適?失去了家人,他又是如何調適?

吳導說,他相信上帝拿走一個功能,就會給他另外一個功能,好比眼盲者聽覺甚好,《香水》拙於言辭者嗅覺超好。。。。他的嗅覺如今被奪走,卻讓他的記憶力變好,他聞不到大腸的味道,卻能想起小時候吃大腸喜歡不要清太乾淨而特有的油水味;她吃不出結菜⋯⋯
的味道,卻能因此回想起小時候生病,媽媽都會把他叫起床,喝一碗結菜湯的滋味。。。。。縈繞的不止是在味蕾,也在腦海中。

失去了弟、妹、父、母,吳念真談到弟弟離開那天的小插曲(之後再寫),他相信有人對於親人死亡,會一蹶不振的崩潰,有人會知道自己該挺住,然後找一個可以填補的方式,他的方式,就是要好好照顧弟弟的女兒。。。。。。

聽到這裡,我眼眶濕了,突然覺得,這2個月來我淚水很少,不是不思念你,而是我把領養惦惦當成了填補,嘴裡說著「豬頭以前都會怎樣怎樣」的時候,其實我很想你,但我潛意識一直覺得你還活著,像惦惦一樣的活著,就在我的身邊!






糖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