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5月13日,5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母親節,
理當是一個充滿溫暖回憶的一天

這天,我和老弟、老弟女友說好各煮一道菜回家慶祝母親節,
大概六點出頭,我和老弟幾乎同時到家,
媽咪打開我煮的整鍋雞翅(她的最愛),我笑說:要讓妳吃到膩啊!

放下東西,回到房間,
我看到豬頭常臥的衣服上竟有一攤看似嘔吐物,
聞起來卻像排泄物的深咖啡色東西。

因為豬頭自從糖尿病後,三不五時就會吐,
尤其讓他的飯碗沒有即時補上飼料時,
他吃沒多少就會通通吐出來還妳,然後,又餓了,再吃!


我呼喚老爸,因為我覺得這團半液態物體很奇怪!
我開始尋找豬頭,奇怪,我回家才到陽台就會出來迎接我的他,
怎麼到現在都沒見到貓影。

家不過這麼大,我喊了幾聲沒有回應也遍尋不著讓我心慌了,
老爸也開始找他。
突然,老爸說,會不會在我床下?
(聽說我不在家時,他會跑去那裡躲,我在家時他都不會去那裡。)
我蹲下來,才剛拿開一袋貓砂,
印入我眼裡的是豬頭躺在地上,身體周邊全是奇怪的透明黏液,
他兩眼圓睜、舌頭外吐發黑、沒有呼吸.........
我大叫「不要」,眼淚用噴的,卻沒有一絲勇氣伸手去拉他出來,
老爸立刻跑來拉他出來,
「四肢僵硬、沒有心跳了.....」他邊摸邊喃喃的說,
然後交代老弟把我帶開,因為我情緒太激動了.....


老爸把豬頭裝進麻布袋裡,因為豬頭身上都是奇怪的液體,
所以他又多套了一層塑膠袋,放在前陽台上,
我望著豬頭的袋子一直哭,想的是能不能讓他跟來福埋在一起,
他們就像是親生兄弟一般的外型相像.......
突然,我停止哭泣,因為我發現塑膠袋有規律的起伏,
「豬頭還在呼吸。」
全部人都望向塑膠袋,1秒、2秒、3秒後,
老爸立刻撕掉塑膠袋,騎車衝向康爾維黃醫師那裡。

出發前我就打電話給黃醫師,
黃醫師是我認識6、7年的朋友,也是豬頭的家庭醫師,
他聽到我在哭,很冷靜的問我豬頭的狀況,
到了康爾維,他已經準備好各種急救物品,
在診療台放下豬頭,他又沒有了呼吸,
黃醫師立刻為他戴上氧氣罩,開始了解我們所知道的情況。

真的很幸運,豬頭有一個明顯症狀較好判斷,
那就是他「縮瞳」。

 
一般死亡會瞳孔放大,
但縮瞳有一個可能是:中毒,而且是有機磷中毒。

我們怎樣也想不透家裡什麼毒物可以讓豬頭變成這樣,
14年來,他也不曾亂吃東西, 
但他的所有症狀又是如此清楚的指向了有機磷中毒,
所以,黃醫師完全用中機磷中毒的處理方式。

豬頭突然又恢復了呼吸,沒多久,竟然出現了痙攣和嘔吐,
看到他在診療台上扭動,我很痛苦的在旁邊大哭,
因為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救他,還是在增加他的痛苦??

 
痙攣後,一些針劑的施打及吊上了點滴,似乎起了作用,
豬頭有了呼吸,也沒有繼續流涎和嘔吐,
我叫老弟出去打個電話給媽媽,讓她放心,
老弟出去打電話才剛回來,豬頭又再次痙攣後失去了呼吸,
平平的胸腹腔,就像是一張白紙般的平靜。。。。
  

「快,手術室!」黃醫師抱起豬頭大喊。
老弟立刻拿起點滴瓶跟著跑向手術室,  
 
 
 

剛把豬頭放在手術台,黃醫師才拿出工具,
什麼都還沒開始做,
我們所有人視線一致,緊繃的情緒又突然鬆一口氣,
因為,豬頭的肚子又有了起伏,他又開始呼吸了。。。。。

當晚,豬頭必須留院觀察,
黃醫師說,他盡量不讓他痛苦,
所以該保護大腦的類固醇,該止痛的藥物或麻藥,
他都有考慮在內。

我其實不太記得當晚是如何回家過完母親節的,
我知道我得打起精神,豬頭還在醫院和死神拼鬥,不是死了,
雖然他送給我這麼痛苦的母親節,
但我不能送我媽這樣不開心的母親節, 
 
 
 
 
 

我盡我最大的努力讓晚餐依然有過節的感覺,
直到,老爸要拍全家合照,我拍完後就躲回房間,眼淚流個不停,
因為,往年我都是抱著豬頭一起入鏡的!

這一晚,我實在是無法入睡,
不管躺哪一個角度,眼淚都好滾燙的燒灼我的心。
晚上12點多,黃醫師打電話給我,
看著來電顯示,我內心好多聲音閃現,
「是不是要告訴我豬頭不行了?」
我還是接了電話,也很開心,我接了這通電話,
「我只是想跟妳說,豬頭還在昏迷中,
他的心跳和呼吸目前都很穩定,半夜我還會去看他,
妳不要擔心,但我真的要去吃晚餐了。」
  
 
 
 

12點多,他還為了我的豬頭沒吃晚餐,我連聲謝謝他。

這一夜,真的很難入眠!  
 



一早,我立刻衝去康爾維。
黃醫師跟我說,他一早看到豬頭,竟然是背對他坐著。
哇!!!!坐起來了,好開心,我跑去看他,雖然已經不是坐姿,
但躺著的他看到我竟然會對我叫,
我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寶貝昨天差點就要離我而去。。。

雖然還沒有脫離險境,但起碼豬頭恢復了意識,
還會認人叫人,怎麼看都是超級大好消息啊!!
我趕緊去上班,決定下班再趕過來看他,
下午六點,黃醫師打電話給我:

「妳要下班了嗎?。。。我跟妳說,其實四點多豬頭又發生一次痙攣,
然後又沒了呼吸,就像妳們那天送到我那裏一樣,所有症狀又同樣發生一次,
我。。。我怕四點多打給妳,妳會無心工作,我會盡量讓他撐到妳到我這裡。

聽完,我就邊哭邊收拾東西,哭到樓下燦坤的人都應該傻眼了吧!

幸好當天Arthur有開車,立刻帶我飆回康爾維,到了那裏,豬頭又陷入昏迷,
我守著他守到診所打烊,甚麼也不做,就是坐在加護病房前面,盯著他的呼吸,
有沒有辦急促?有沒有停止?
期間,豬頭還是發生好多次痙攣,
痙攣好恐怖,他的眼球會突然左右來回快速移動,然後就四肢伸直,頭向後仰,
然後就全身抽動,在加護病房裡彈跳.......
看了真的很不忍心,非常謝謝老弟、 Arthur在旁邊一邊協助黃醫師,一邊把我帶去旁邊安撫。

第二夜,還是漫漫長夜,但可能是哭累了,我竟睡了3小時。
5點時,我突然睜眼彈起身來,深怕自己因為過度熟睡,會漏接黃醫師的電話,
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機,沒有未接來電,但有一通APP訊息,

是黃醫師凌晨4點多發給我的照片。


豬頭竟然可以坐起身來了。 
  

豬頭住在加護病房的第三天,
黃醫師在抽血後讓他待在診療台上,我在旁邊陪著他。
他有意識,但精神很差,不太能走路。
 




餵食時,我和黃醫師突然發現豬頭很想吃東西,
聽到飼料的聲音有開心的感覺,
但當我把飼料拿到他面前時,
他竟然
...看不到!!!!

還差點一腳踏空摔下診療台,幸好我一把把他抱住。

摸他會呼嚕呼嚕,也很有食慾,但就是非常疲倦的樣子,沒甚麼力氣站起來。
看不到東西,讓他變得很黏人,會一直尋找我的聲音方向,找到我在哪裡,
他就會直接靠著我趴下來休息。
但我一沒說話,他會突然站起身很緊張的要找人,只要我趕緊出聲,他就立刻坐下。 

 

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


竟然偷偷睜一隻眼睛偷看。 
 


 
晚上,
豬頭終於沒有再出現痙攣的現象,
點滴和氧氣機也移除了,
打胰島素後,血糖也能回復到標準值,肝指數也下降了,
黃醫師說,如果他今天的狀況很穩定,晚上就能出院了! !!!!! 



雖然至今我們還是無法確定豬頭究竟吃到甚麼東西而有機磷中毒,

擔心豬頭身上的毛還有毒物殘留,所以出院時,康爾維已經幫豬頭洗香香也剃毛了。
更令人開心的是,他的雙眼失明只是暫時性的,如今,他又雙眼亮晶晶囉! 
帶回家時,我不讓豬頭下地上,更不讓他去我房間,我爸覺得我矯枉過正或發神經病,
但我現在的確屬於寧可加倍小心,我也不要去承擔那個百萬分之一的可能。
所以,豬頭從出院後,就直接住進Arthur的貓咪房,
他一隻貓住一間,還有我隨侍在側,實在很好命。 


鬼門關走一遭的豬頭,出院當晚變得好黏人,雖然他還是血糖、肝指數過高,

每天早晚都要施打0.03cc的胰島素。 



不知道是因為初到這個環境的關係還是怎樣,住進單獨豬頭套房的第一晚,

他幾乎不睡覺,這裡躺完就換那裏,那裏躺躺又換別的地方,就是不肯睡覺,
而且,還不讓我睡。我只要睡著,他就站在我臉前面大叫,叫到我醒為止。
然後,他老媽我睡眠不足,很哀怨起床後,他大爺竟然想睡覺了,
還給我睡到手彎曲在胸膛,可愛極了 
啊!!!!!!!賤貓啦~~~~(掐脖子)  


目前他在豬頭專屬套房適應的還不錯,只要不要出來看到另外三隻貓,他心情都還不賴。

但每天早晚一次的胰島素施打,因為要打在側腹皮下,
讓我和Arthur每到早上八點和晚上八點,就免不了心情焦慮,打針實在壓力好大啊!!!


因為血糖還是過高,412,
所以從周六開始,改為施打0.045,希望可以把血糖控制在標準值。 
 


兒子啊!!!!

這次你真的讓我「失而復得」,
我對黃醫師、 家人、男友、同事、在電話、簡訊、臉書上為你打氣的朋友們都心存感激,
Kelly阿芳甚至為你茹素祈求,培菱還特別利用午休空檔為我去醫院看看你,
主管也讓我提早下班去醫院陪你........

謝謝你選擇繼續加油,謝謝你仍然願意繼續當我的孩子,
就讓我們繼續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過日子,好不好~~  
 
 
 
 
 

 

 

 

 

 

 

糖果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